英國《金融時報》2月28日文章 潛在的危險局面正在泰國不斷發酵。近幾周,世界的註意力集中在烏克蘭,這可以理解。但東南亞第二大經濟體的政治僵局同樣難解。街頭暴力加劇的可能性不容忽視。幾十年來首次出現泰國可能一分為二的論調:較為貧窮的東北部與以曼谷為中心、普遍富裕且城市化程度較高的南部分離。
  當然,泰國未必會走到分裂境地。畢竟,該國的政治危機已經鬱積多年。面對著軍事政變、選舉作廢和偶爾的流血衝突,泰國設法堅持了下來,甚至還吸引到大量外資和大批游客。
  但現在,衝突雙方比以往更加頑固。如要防止引發暴力、產生可怖後果,一方或雙方必須有所退讓。數月以來,泰國爆發過多起針對英拉•西那瓦政府的街頭抗議——英拉是流亡前總理他信•西那瓦的妹妹。抗議者說,現政府不過是他信干政的幌子。他信在2006年的政變中遭罷免,之後被判濫用職權從事腐敗活動。政府試圖通過法案赦免他信,這一自利舉動引發抗議。
  英拉試圖通過在2月提前選舉來避免危機,但沒有成功。20年來在大選中從未獲勝的反對派抵制選舉,封鎖投票站。投票率參差不齊。英拉的黨派雖然獲勝,但得不償失。她必須等待當時沒有競爭對手的選區進行補選之後,才能組建合法政府。與此同時,她領導著一個沒有權力的過渡政府。她的部長們只能偷偷會面,或是用電子郵件聯繫。
  抗議者已經圍住了英拉的辦公室。她脖子上的司法絞索越勒越緊。一家反腐機構表示將控告她在大米補貼計劃中管理不善,使她面臨彈劾風險。
  毫無疑問,英拉的總理生涯即將走到盡頭。但反對派的“善後”計劃並不可靠。它提議設立由顯要人物組成的委員會,實施“改革”,引領國家向新的選舉過渡,但並未提出具體的改革措施。不過,只要維持普選制度,他信的某位代理人似乎將又一次勝出——2001年來每場競爭性選舉莫不如此。妥協無望。前總理、抗議領袖素貼•特素班表示,他領導下的運動要麼贏要麼輸,但從不會妥協。
  對國家機構缺乏信任嚴重削弱了泰國。自從1932年君主專制結束以來,軍方已經成功策動11起政變。軍方2006年後扶植的政府是個鬧劇。謝天謝地,這次軍方沒有介入。“司法政變”也是屢屢發生。法院先後解散了他信的數個代理政府。泰國人現在已經無人可信。
  王室仍然得到一些尊重。但健康不佳的86歲國王普密蓬•阿杜德已經退出人們的視線,住在首都之外。普密蓬死後很可能出現繼位危機。甚至有人認為,近期的巷戰是王室代理人之間的衝突——一方是王子的支持者,一方是公主的支持者。
  真相要更複雜。但似乎可能的前景是,一旦頗具約束力的國王去世,長期被壓抑的對立情緒將會爆發,結果難以預料。
  即使國王處於權力巔峰時,我們也不清楚他能否解決本質上是權力之爭的衝突。廣泛地說,這是泰國統治階層與之前無投票權的大眾的對立。統治階層認為大眾被他信所蠱惑,不相信大多數人具有明智選擇的能力。僵局由此而來。
  對抗近期愈發暴烈,數人喪生,包括一名5歲女孩。城市裡瀰漫著手榴彈襲擊和槍戰的迴響。形勢的變化令公眾反感。
  泰國問題專家克裡斯•貝克表示,這可能促使雙方懸崖勒馬。他認為,如果素貼和英拉雙雙退讓,則有可能達成某種妥協。提高東北部的政治自治程度可能是一個解決方案。
  不過,事態也很容易惡化。如果英拉被迫下臺,她的支持者可能認為,不管他們怎麼投票,統治階層都不會接受結果。如果他們形成這樣的判斷,未來將麻煩重重。
  譯者/劉鑫  (原標題:戴維?皮林:泰國是下一個烏克蘭�
創作者介紹

肩包

iz39izdzg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