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11月6日消息(記者吳喆華)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中國之聲今天報道了:湖北省監利縣食藥品監督管理局違規收取罰款的消息。據瞭解,該食藥監部門,辦理“餐飲服務許可證”前,需要對餐飲企業進行2千到2萬之間的罰款,不交錢不給辦證。
  監利縣委宣傳部今天下午回應稱,監利縣委、縣政府責成縣紀委、糾風辦組建專班介入調查,相關責任人已被免職。
  開餐館,得辦“餐飲服務許可證”,但對於湖北省監利縣的尹先生來說,這張許可證相當於一張“巨額罰款單”。他向央廣新聞熱線反映,監利縣食藥品監督管理局辦證前得交幾千塊罰款,否則不給辦證。
  尹神普:要我交錢麽,交錢就給辦證,開始的時候說要我罰款4000塊。
  10月30號上午,記者和尹神普一起,來到監利縣食藥監局容城監管所。在二樓的一間辦公室,坐著榮城監管所的副所長冉新紅、副隊長瞿祥建、和監管員艾紅英。三人都明確表示,不交錢不能辦“餐飲服務許可證”。監管員艾紅英說,監利縣大部分餐館都被罰了 “肯德基也罰了1萬多”。罰款之後,才能發證。
  尹神普:不交點錢這個證辦不到啊。
  瞿祥建:不交就辦不到啊,沒有不交錢的。
  艾紅英:沒有不交錢的。
  罰款最初“開價”是四千。尹神普希望少罰一點,艾紅英表示罰款不能討價還價,說“你家的熱乾面5塊錢,別人出3塊你賣不賣,引得工作人員一陣大笑。
  艾紅英:你家的熱乾面5塊錢一碗,別人要3塊錢你賣不賣。
  工作人員拿出一摞厚厚的罰款檔案,翻開幾頁,都是六千,七千的罰款記錄。副隊長瞿祥建舉例說,在實中路上,比尹神普家面積還小8個平方的店面,也交了4000塊罰款,他希望尹神普看過之後就能“死心”交錢。副所長冉新紅說則說連賣包子的又揉又蒸又賣,也得罰4000。
  瞿祥建:拿去給你看,好不好,不要搞的你說我忽悠你,到時候我給你看了人家罰多少錢,你就要交多少錢的啦。
  尹神普:小本生意為什麼罰那麼多。
  艾紅英:大的罰八九千一萬二三的都有。
  冉新紅:賣個包子的又揉又蒸又賣,比較辛苦,也交4000塊錢。
  雙方拉鋸十幾分鐘後,食藥監局方面終於鬆了了口,罰款減少到三千。尹神普托監利縣食藥監局的另一位工作人員汪敏給副所長冉新紅打電話,罰款從三千又變成了兩千。
  冉新紅:喂
  汪敏:所長,稍微少一點可不可以
  冉新紅:好,好。
  汪敏:謝謝。
  汪敏:少一點吧。
  瞿祥建:兩千。
  食藥監局的工作人員給尹神普開了一張2000元的收據,蓋有監利縣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公章。在二樓這間辦公室待了約40分鐘後,尹神普拿著這張收據到五樓,10分鐘之內,一張辦餐飲許可證就被打印出來。
  按道理,一個正常的執法程序應該是,餐館先向食藥監局等部門申請手續,手續齊全後,開始營業,營業中有不合規的,再由食藥監這樣的部門通過罰款等方式要求餐館整改乃至停業。而在這位尹先生開餐館的經歷中,是餐館先開門營業了幾天,然後再去食藥監局辦證,而辦證之前則要先交罰款。這種本末倒置的程序到底是怎麼回事?
  對於罰款的原因,食藥監部門解釋了兩個理由,第一,尹神普的面館“無證經營”;第二,衛生不達標。
  這兩個理由是否成立呢?尹神普說,邊開業邊辦證,得到了執法人員的口頭許可。
  尹神普:營業之前,我打過兩次電話給他,他說你先營業,我說行,不要到時候不要說我無證經營罰我的款,他說這個不存在。
  副隊長瞿祥建對此並不否認,他說,只有營業才能發現問題,所以允許試營業。
  記者:先讓他試兩天?
  瞿祥建:等你試兩天了看你是怎麼經營,操作模式是麽樣子的,環境是麽佈局的,才看得出來。
  而尹神普認為,食藥監局先允許營業後罰款的做法,令自己陷進了“罰款圈套”。
  那麼,面館的衛生是否達標呢?監管員艾紅英說,監利縣絕大部分餐館不可能百分之百達標,即便“五星級的賓館”,也無法達標。她說,達到標準就發展,達不到標準,哪個環節有問題,就抓住這個環節,罰你的款,罰款之後再發證。
  艾紅英:達到標準,我們就發證給你。你達不到整個標準,哪個環節有問題,我就抓住這個環節,罰你的款。罰款了之後,在發證給你。剛纔講了,大部分都達不到。五星級的賓館,都很難的達到百分之百。
  那麼,嚴苛的標準既然很難達到,那尹神普能不能先整改,再罰款?副隊長瞿祥建說,改也要改,罰也要罰。
  瞿祥建:罰款是罰款,改也要改。
  記者:不罰款,改可以麽?
  瞿祥建:款也要罰。
  記者:必須罰?
  瞿祥建:是,罰款促進改進,不改進又要罰。
  為什麼一定要罰?冉新紅副所長透露說,縣食藥監局作為新組建的部門,狠多事情沒有理順,罰款,也是有任務的,這個月還差幾萬沒完成。
  冉新紅:你要理解我們,我們作為新組建的部門,很多事情沒有理順,需要你們支持,這個任務我還差幾萬呢,曉得吧。
  今天下午,監利縣委宣傳部回應稱,湖北監利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違規收取罰款一事,監利縣委、縣政府高度重視,目前,監利縣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已召開全體幹部職工大會進行通報,對相關責任人作出免職處理。監利縣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在全縣範圍內開展自查和整改行動。
  雖然官方有了正式的回應,但許多疑問仍未解開。如果罰款是違規的,那麼這違規罰的款去了哪,是不是該退給當事人?在記者的暗訪中,副所長副隊長以及監管員表示,監利縣的多數餐飲企業都罰了款,每月還有罰款任務,這是真的麽?如何在制度上加以約束,徹底杜絕先罰款再辦證的現象?中國之聲將持續關註。  (原標題:湖北監利回應食藥監部門違規罰款:相關責任人免職)
創作者介紹

肩包

iz39izdzg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